白菜三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7|回复: 0

媒体称邹勇阴暗心狠 曾往别人身上泼硫酸

[复制链接]

13

主题

13

帖子

5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1
发表于 2018-7-5 18: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标题:“草莽”商人邹勇
用阴暗手段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通过王林搞定大项目却又因此背负数亿债务
“如果他真死了,也未尝不是一种解脱。”邹勇被绑架后,他的一位亲密朋友如此评说。
讨厌邹勇的人,都罕有地有此“共识”,是因为邹勇背负的数亿元银行贷款,以及他无能力偿还的私人巨额欠债,都将随着他的死而烟消云散。
邹勇被绑架一案如此受关注,缘于“大师”王林。从2013年王林卷入舆论漩涡以来,邹勇一直隐身其后。正是“徒弟”邹勇的反目和爆料,王林才被媒体剖解得淋漓尽致。此后两年,双方更是纠葛不断,也时常引发舆论热议,只是谁也不曾料到,故事的结局在两年后竟是如此离奇:邹勇被人杀害,王林涉案其中。
8月20日,萍乡警方发布信息称,萍乡市公安局安源分局经提请萍乡市安源区人民检察院批准,对“7·10”非法拘禁案犯罪嫌疑人刘锋、朱理通以涉嫌故意杀人罪,犯罪嫌疑人王林、黄钰刚以涉嫌非法拘禁罪执行逮捕。
义气、重情、和善,背叛、薄情、奸诈,亦或兼而有之,这样一个早年出身草莽,青年暴得大名,最终却落得悲惨结局的江西萍乡商人,到底有着哪些不为人所知的一面,又是哪些因素构成了他独特的人生坐标? 南都记者嵇石宋凯欣
人生的第一桶金
邹勇出生于1969年,是土生土长的萍乡人,老家在萍乡市城乡接合部的下瓦窑村。邹家共有姐弟4人,邹勇排行老三。邹曾告诉媒体,母亲在他11岁时因病去世,随后他与继母生活,但继母对他并不好,总让他挨饿,父亲也脾气暴躁,经常对他进行毒打。家庭生活的不幸,让邹勇13岁时便走上社会,成为了萍乡的一名“混混”。
萍乡人李帅对邹勇至今还是以师兄弟相称,那是因为他们当时一同“出道”,拜了同一个师父。李帅说,“师父”其实就是萍乡的一个有钱老板。被称为江南煤都的萍乡,老板因倒煤而成为富翁,李帅和邹勇便鞍前马后地跟着,打打杀杀,为老板争利益抢地盘。
李帅说,因为争夺利益,煤矿之间经常发生械斗,不过邹勇从未参加过械斗,多数时候都是幕后指挥,或者是协调各方关系,“虽然他没读过什么书,但他是用脑子讨生活,不是靠蛮力。”李帅说,因为表现突出,邹勇得到了老板的赏识,开始从老板那里借助一些资源自己单干,而老板也乐见其成。
同师父一样,邹勇人生的第一桶金,也是靠做煤炭生意挖掘的。李帅说,比起师父,邹勇的胆子更大,更加心狠手辣。
一位邹勇曾经的挚友李炜说,邹勇正式单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当时煤炭市场行情上涨,只要手上有资源,“闭着眼睛都能赚到钱”,此时邹勇开始用各种手段,在萍乡垄断煤炭运输生意,“比如说原本你给这个地方送煤,现在邹勇想要来送了,他叫你赶快走,你不走的话就叫爪牙打你,就这么简单。”
萍乡市下埠镇联营煤矿矿长尹新民证实说,邹勇前妻李芦萍曾在其煤矿包销煤炭一年,最后欠其120万货款,但最终在邹勇威胁下作罢,没敢向其要债,“邹勇势力大,我们有理都没地方去讲。”
萍乡市巨源村村民赖长录也表示,他曾通过亲戚关系调煤炭给邹勇,并约定每吨给赖提成5元。但事后,邹勇却以煤炭质量不合格为由,拒绝支付赖67万元的报酬,并派人多次殴打他,“邹勇派人跑到我家要杀我全家,我就不敢去要了。”
不只是敲诈有钱的老板,很多时候,邹勇甚至连普通的运煤司机也不放过。萍乡泸西县运煤司机欧阳树华说,2009年他曾给邹勇的天宇燃料集团运煤,但对方收下煤后即以质量不合格为由,拒绝支付其几万元的货款,碍于邹勇的威胁,欧阳树华只能选择忍气吞声,“很多湖南同行有我一样的命运,都是敢怒不敢言”,欧阳树华说。
李炜说,依靠煤炭生意,邹勇攒下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他的财富的积累是非常恶心的,做的全是一些没有底线的事情。”李炜认为,邹勇财富的积累手段,与他的成长经历有很大关系,“展现的都是阴暗面”。
资本的原始积累
如果说垄断煤炭运输还算小打小闹的话,2000年成立天宇燃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宇公司”),则是邹勇原始资本积累的正式开始。
工商资料显示,2000年天宇公司成立时,注册资本仅有50万元,员工13人。但从这一年开始,邹勇在萍乡周边大肆收购煤矿。据其公司简介显示,其下辖的煤矿包括萍乡市五陂镇乌源煤矿、杨家冲煤矿、大屏山煤矿、务咀坡煤矿、周家源煤矿。到了后期,其业务范围甚至一度扩展至与萍乡接壤的湖南省醴陵市。在醴陵,邹勇收购了一家煤矿,成立了一家运输公司。
天宇公司简介显示,该公司以电煤经销为主,业务辐射江西、湖南、安徽、重庆、山西、内蒙古等省、市,与中电投、大唐电力、国电、省投资集团、赣能、皖能等旗下的一批大型发电企业和江西、湖南部分大型钢铁联合企业以及大型焦化企业等建立了长期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然而,熟知邹勇的一名知情人士讲述,邹勇的原始积累,大多来自煤炭造假。所谓煤炭造假,就是将优质煤拉到运转站,然后将其中的绝大部分调包,再换以劣质煤填充,以价格差来赚钱,如果对方不配合,就施以暴力手段。该知情人士回忆,一个中转站的质检方因为拒不接受邹勇的劣质煤而被泼硫酸。“在萍乡这个大环境下,他怎么样挣钱,全都是靠作假。”
地处湖南醴陵市的白兔潭煤矿曾是邹勇的供货商之一,据该煤矿所在地白兔潭村村干部林孝秋介绍,邹勇2004年左右曾派人到白兔潭煤矿采购煤炭运往天宇公司,前后持续了七八年时间。但林孝秋说,白兔潭煤矿的煤炭属于劣质煤,无法达到电煤使用标准,价钱也远低于市场价格,“那时候市场价格一吨普通煤300多块,这里的煤只要200多块。”
株洲市发电厂一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以部分劣质煤代替优质煤是很多火力发电厂的公开秘密,“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明明达不到要求,但还是放进来了。”
上述知情人士说,5年的“黄金期”,让邹勇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公开资料显示,到了2005年,邹勇将天宇公司改为集团,注册资本达到11673万元。
成功蜕变风光无限
南都记者得到的一份警方笔录显示,依据邹勇的说法,他与王林在2002年下半年第一次见面,当时由邹勇的朋友李振源介绍认识,地点在萍乡市的海天阁大酒店。
邹勇说,王林第一次与他见面便表演了“法术”,让电梯按照其意志随意上下开关,这让邹勇很是吃惊,并决定拜王林为师父,但王林当时并未表态答应。
而王林在回答警方讯问时则表示,邹勇并非他的弟子,他也从未收过徒弟,而他与邹勇认识的时间则是在2005年,是通过萍乡市公安局的一名民警认识的,该民警与邹勇是朋友。
对于两人认识的具体时间已经无从考证,但两人共同认可的是,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是王林介绍给邹勇认识的,并且王林从中疏通,让邹勇很快拿到了铁道部的相关批文,使其赣西电煤项目顺利上马。
据邹勇向警方讲述,2006年年底,其筹备的江西省重点项目赣西电煤,在拿到江西省内的所有批文后,迟迟拿不到铁道部的审批,并且已经停摆两个多月。为此,他专门去找王林,希望能通过王林向刘志军打招呼,尽快拿到批文。
2006年年底,王林带着邹勇去到北京,找到了刘志军。一个多月后,邹勇顺利拿到批文,而且还得到了刘志军批示,支持该项目“做大做强”。
赣西电煤项目顺利上马后,萍乡商界一度传言,邹勇将会马上成为萍乡首富。“整个江南地区的煤都要在他那里周转,几乎是一本万利的生意。”李炜说。
王林在笔录中也转述邹勇的话说,赣西电煤项目运营后,他将会“每年有几个亿的收入”。
此时的邹勇可谓风光无限,已经从当初的煤矿小老板蜕变为集团董事长,其所掌控的天宇集团在2008年缴税超过5000万元,成为萍乡市的纳税大户。
与邹勇相识十多年的朋友黄山说,随着财富的积累,邹勇逐渐开始注重个人形象,不再像过去那样满嘴脏话,而开始学会慢条斯理地说话,穿戴也开始讲究,不再不修边幅,“与过去完全是两个人”。
与此同时,社会名誉也朝邹勇纷至沓来,江西省人大代表、全国劳动模范、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江西省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多个头衔和荣誉称号,让邹勇摇身一变成了社会栋梁式的人物。
“如果你现在才认识他,肯定完全想不到他以前是干什么起家的。”一名江西当地的媒体人士称。
商业帝国快速坍塌
王林和邹勇两人的笔录显示,他们开始产生经济往来,包括王林所称邹勇送给他的1740万礼金和在北京的房产,都发生在2006年邹勇结交刘志军之后。
为了做成赣西电煤项目,邹勇整合了自己手上所有的资源向银行贷款融资,甚至天宇集团里的10名高管都以个人身份向银行贷款50万元,帮助邹勇融资。邹勇公司的前任总经理,是邹勇从萍乡农行高薪聘请的,此高管精通银行业务,对邹勇公司从银行抵押贷款或是融资,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最终,这个据称投资8亿元的赣西电煤项目在2011年年底建成。但同年2月12日,给邹勇批文的刘志军却因贪腐落马,邹的赣西电煤几乎是刚出生便夭折,并为此背上了巨额债务。“贷款8个亿,一年就需要8000万的财务成本,光员工工资就要几千万,他一年不做生意就要亏一个亿。”李炜说,邹勇投资的所有项目只有煤炭赚钱,如今煤炭市场不景气,赣西电煤垮掉也是必然的。
而正是在邹勇生意最为艰难的2011年7月,他和妻子李芦萍协议离婚,原因是感情不和。
李芦萍向南都记者出具的离婚协议书显示,邹勇名下的实体财产:位于上海、香港和深圳等地的7套别墅、房产及一家店铺归李芦萍所有,李自己的500万元存款也全部划归女方。邹勇得到的,则是经营不善的5家公司和7家煤矿,以及所有的债务债券,且两个儿子的抚养义务也由其承担。
这样的离婚,无论是邹勇的朋友,还是与他不和的萍乡商人,都认为邹勇是借离婚转移资产,“傻子都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个时候离婚”,黄山说,邹勇的赣西电煤欠了银行几个亿的债,如果再不赶紧离婚,家底马上就会被掏空。
离婚后,邹勇的生活开始“捉襟见肘”。黄山说,有一次,邹勇开着上百万的保时捷卡宴去加油站,却只加了100块钱油,显得“很不好意思”。
但另一方面,邹勇仍长期拥有私人司机,并且常年住在萍乡的五星级酒店七星大酒店总统套房中,单是每月的房租就要1万元。另外,邹勇的大儿子也被他送到北京读书,并正在为出国准备托福考试。
无论是邹勇的前妻,还是他的两个儿子,对邹勇的评价都很高。可能是因为自己从小吃苦受欺负的原因,邹勇至今保持着每天练武的习惯,并且要求小儿子跟着自己一起练,对其甚是呵护。邹勇的大儿子则回忆说,邹勇最担心其吃饭问题,每次放假回家,都会带其去最好的自助餐厅吃饭,叮嘱他多吃,注意身体。“对两个儿子来说,他是一个好爸爸。”邹勇的前妻李芦萍说。
与王林的纠葛
对于邹勇找王林打官司要钱,黄山认为与邹勇的破产直接相关,“如果赣西电煤赚钱了,他估计也不会在乎那几千万,现在就是亏了,所以想把被王林‘骗’走的给拿回来。”
对于双方的反目,王林本人则是另一番说法。他曾多次提及,即便是在邹勇生意做大之后,双方的经济往来不断,都是邹勇向其借钱进行资金周转,邹勇送给他的两辆汽车,就是邹勇对其的回报。2011年王林重病,几度下发病危通知书,在此期间王林担心自己不测,希望邹勇还钱,邹勇在病床前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白菜三度论坛

GMT+8, 2018-12-17 00:33 , Processed in 0.86977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